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发展史就是创新史

“三块石头架口锅,帐篷搭在山窝窝”,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1965年开工时,不仅没有公路、铁路和城市依托,而且缺乏关键技术。几十年来,攀钢依靠不断创新的技术攻关一步步壮大,其发展史就是创新史。

“呆矿”上站起钢铁巨人

在祖国大西南的崇山峻岭深处,以攀枝花为中心的四川攀西地区矿产资源丰富。然而,中国建设者满怀希望,将这里的钒钛磁铁矿石不远万里送往国外鉴定,结论却是“呆矿”。

“呆矿”,意味着这个世界级大矿是无法利用的石头。当时的专家认为,由于钒、钛与铁共生,钛化合物使炉内渣铁无法分离,高炉难以正常生产。

中国人不能接受这个结论。1964年,冶金部调集全国大学、科研院所和企业的炼铁技术“尖子”,一场挑战世界级难题的技术攻坚战打响了。

当时,试验组有100余人,他们在承德、西昌、北京等地反复进行生产实验,研究摸索,为高炉生产积累了宝贵的工艺参数。

1970年,攀钢炼铁厂1号高炉顺利投产。此后,攀钢在生产实践中不断完善和发展冶炼技术,解决了“泡沫渣”、粘罐等技术难题,创造出一整套用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矿技术,成为我国炼铁技术独立发展的重要标志。

攀钢创业40年,每一步发展都伴随着自主创新。如果说早期的自主创新是“迫不得已”,随着时代发展,攀钢自主创新更多地表现出一种“企业自觉”。

钢铁炼出来了,科研攻关向下游产品延伸。攀钢轨梁厂厂长陈亚平介绍说,1991年,攀钢“UIC60公斤/米钢轨”填补了我国国际先进标准钢轨空白,高强耐磨性能超过世界名牌产品;PD3、PG4钢轨在我国重载铁路干线上运行,综合性能超过日本、法国生产的名牌钢轨。目前,攀钢重轨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三分之一,并出口欧美地区。  科技出效益,创新求发展。攀钢在“呆矿”上发展成为我国西部最大的钢铁生产基地。

自主发展创出世界钒业成果

攀西地区占世界钒资源量的10%以上。在攀钢的矿石中,钒、钛的经济价值要远远高于钢铁,综合利用前景广阔。攀钢钒、钛产业也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用钒主要依靠进口,钒产品的生产技术控制在国外企业手里。有技术实力,才有市场地位,而关键技术没有人会提供,只能靠自己开发研究。

20年来,攀钢在钒产品领域集中资金、人才、设备,展开了一轮又一轮攻关和创新。

以钒氮合金产品为例。这种产品技术原来被美国公司垄断,德国、日本等也曾开展研究,但没有实现商业化生产。攀钢一开始希望从国外引进技术,对方一口回绝。

出路还是自主创新。攀钢研究院钒钛研究所副所长孙朝晖等技术人员经过一系列实验,大胆提出放弃美国人使用的真空法,改用更为经济的“连续式常压技术”,进行钒氮合金产业化生产。

1999年,处于亏损困难时期的攀钢投资数百万元,建成了钒氮合金中试线,终于在2001年5月第三次点火取得成功,一项领先世界水平的生产技术诞生了。

目前,攀钢开发了大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产品,一些国外企业纷纷要求转让技术;攀钢钒制品国内市场占有率为80%,国际市场占有率为20%。

从机制上为创新提供保障

攀钢董事长樊政炜表示,攀钢从战略上高度重视自主创新,坚持走科技效益型发展道路,不断完善企业自主创新体系。

攀钢自主创新体系分为三个“梯队”:国家级技术中心、公司级科技攻关队、厂矿技术工作队。国家级技术中心研究重大长远的战略问题,跟踪国内外科技发展的最新动向;公司级科技攻关队开展近期应用研究,抓科技成果转化;厂矿技术工作队围绕本单位的技术应用,开发短、平、快实用技术。

三个“梯队”汇集了2万余名专业技术人员。国内20余所高校和科研院所也成为攀钢的技术“同盟军”。

攀钢每年技术开发投入不低于上年度销售收入的1%。企业还设立了科技奖励基金,对那些在关键、核心工艺技术方面有重大贡献的优秀科技人员给予重奖。例如,对钒氮合金项目的有功人员奖励达80万元。

据统计,攀钢自建成投产以来,共取得科技成果2291项,其中部级、省级科技成果232项,获得专利301项。(田刚)

kok体育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