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之杰投资公司存多起诉讼 参股公司持续亏损遭质疑

昨日,银之杰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被要求就公司年报净利润与预计差异大、投资公司存在多起诉讼、参股公司持续亏损等问题作出说明。

4月29日,银之杰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 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91.79万元,较业绩预告和快报披露的预计净利润减少86.24%,主要原因是公司投资的易安保险追加计提保险责任准备金所致。易安保险主要经营意外险、责任险等保险产品,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02亿元,实现净利润-1.15亿元。天眼查显示,易安保险存在较多因保险合同纠纷引发的诉讼,其北京营业部在2019年7月曾因未及时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深交所要求银之杰核实说明易安保险追加计提保险责任准备金的具体原因,公司在披露业绩预告和业绩快报时是否与易安保险进行充分沟通,在预计净利润时是否谨慎、尽责,未及时对业绩进行修正的原因,以及前述经营异常、诉讼情况对易安保险经营与财务状况的影响,公司对其确认的投资收益是否准确。

2019年,银之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81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项目表显示,“企业取得子公司、联营企业及合营企业的投资成本小于取得投资时应享有被投资单位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产生的收益”1746.32万元。

深交所要求银之杰具体说明前述收益涉及的被投资单位名称、投资时间、具体计算过程。

银之杰2019年投资收益为-1700.43万元,较2018年的-6241.18万元有所好转。年报显示,其原因是2019年内公司对外投资的票联金服、智帆金科因持股比例被动稀释而终止权益法核算产生的投资收益以及参股公司前海证券转好所致。投资收益附注显示,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收益为1755.32万元。2019年内,前海证券的营业利润为-817.57万元,但其净利润为235.2万元。

深交所要求银之杰说明该项目是否主要为对票联金服、智帆金科终止权益法核算而产生的收益,2019年内是否处置了其长期股权投资,并结合公司未来发展规划说明前述事项发生的具体原因,以及说明前海证券净利润为正的具体原因。

银之杰2019年新增信用减值损失1554.25万元,主要为应收账款坏账损失。此外,2019年末银之杰应收账款余额4.04亿元,2017-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0.5%、33.96%、4.9%,同期营业收入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22.42%、13.21%、-9.1%。

深交所要求银之杰结合近三年公司业务开展、信用政策变化等情况,详细说明应收账款同比变动幅度存在较大波动的原因,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变动的匹配性,并结合相关应收款项的交易背景、账龄、计提原因等,详细说明坏账准备计提的充分性与合理性。

2019年,银之杰参股公司华道征信亏损3128.6万元。年报显示华道征信为百行征信的发起人之一。银之杰年报对百行征信的签约机构、收集征信信息等数据进行了详细披露,但未披露华道征信的具体业务数据。华道征信2017-2019年亏损额分别为1966.8万元、1905.3万元、3128.6万元,对银之杰投资收益的影响分别为-786.7万元、-762.13万元、-1192万元。

深交所要求银之杰补充披露华道征信2019年内签约数据机构数量、收录个人信息数量等业务数据信息,并结合近年来个人征信行业有关政策变化情况,说明华道征信2019年度亏损额较以前年度进一步扩大的原因,其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银之杰此前就因预计净利润与年报实际情况差异大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根据深交所要求,银之杰需要在5月2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并对外披露,同时抄送深圳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记者 郭美岑 朱政雪)

kok体育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