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价格高位震荡 铁矿石期货2个多月涨逾40%

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铁矿石价格走出“疯狂的石头”行情。国内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从4月初的每吨542元人民币开始一路走高,6月8日价格一度逼近每吨800元。随后铁矿石价格维持高位震荡,截至7日收盘,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为每吨767元,2个多月涨逾40%。

市场分析显示,铁矿石近期出现的价格异动主要受到供求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方面,铁矿石主要出口国巴西因疫情影响,一度关停部分矿山,导致铁矿石出口下滑、供应收缩;另一方面,铁矿石第一消费大国中国率先走出疫情影响,稳步推动复工复产,铁矿石需求强劲。

作为钢铁生产的重要原材料,铁矿石价格上涨会侵蚀下游钢铁行业大部分利润。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中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营业收入25469.5亿元,同比下降6.0%;实现利润总额493.3亿元,同比下降57.2%;行业利润率不到2%。

钢铁行业利润受挤压的背后,是长期以来中国铁矿石高度依赖进口。业内人士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2019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为10.69亿吨,连续四年保持在十亿吨以上的高位水平,而中国海外投产权益矿年产量仅约6500万吨,不足全年进口量的10%。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80.4%。

国内资源不足是铁矿石高度依赖进口的主因。中国铁矿资源储量大,但富矿资源少。李新创说,按铁矿资源储量,中国居世界第四位,但矿石含铁品位平均只有34.3%,贫矿石占全部矿石资源储量98.8%,须经过选矿富集后才能使用。但这一过程成本很高,再加上环境、安全、土地等多重约束,中国只能将目光转向进口。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李新创指出,中国铁矿石进口占据全球主要铁矿石贸易量的比重在65%以上。而且,进口的供应来源集中,超八成来自于澳大利亚、巴西两国和四大矿业公司。它们也是全球主要的铁矿石供应商,比如:澳大利亚、巴西铁矿石出口量占全球贸易量的70%以上。

供给集中的同时,由于国内铁矿石需求较为分散,铁矿石下游用户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较低,中国一直缺乏铁矿石定价话语权。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前4家钢铁集团集中度22.12%,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产业集中度36.82%,22家千万吨级以上钢铁集团集中度仅52.38%。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从中短期来看,李新创建议,可以局部优化为主,包括加快推进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提高集中度,增强铁矿石市场采购中的话语权;提高废钢利用比例;组建采购联盟,力争以量换价;盘活和优化部分具有竞争力和潜力的已有权益矿项目等。

从长期来看,业内人士表示,要从根本上解决铁矿保障问题,必须改变铁矿石供应格局。他建议,一方面,加大引导和支持企业在海外建立长期高效、稳定的铁矿石基地,将海外权益矿占进口矿比例提高至30%以上。同时,考虑以资源开发、钢铁产能布局、基础设施建设一条龙的产业链捆绑模式“走出去”,促进矿业国内外及上下游合作共赢。另一方面,选取具有代表性的权益矿项目,加快开发进度,努力实现新增加铁矿石供应每年2亿吨以上,从而根本上改变铁矿石供应格局。

kok体育主管